Fujian Window

要聞
國內新聞
廣聞博見
三味書屋
環球看台
體育新聞
蘭花圃
社會服務
就業頻道
 

 

 

 


 

鮮為人知的換頭試驗

60年代初,蘇聯科學家在世界上首次成功地進行了狗的“全頭移植”手術,引起了全球的轟動。手術到底進行了多少次才獲得成功,蘇聯當然守口如瓶。美中央情報局估計,至少進行了1000次,因而將它定為“偶然得手”,建議白宮對此不必大驚小怪。
然而,蘇聯的領導人赫魯曉夫得意洋洋地一再宣稱,如同當時在宇宙航行上蘇聯超出美國一樣,在世界醫學的“最尖端領域”  換頭技術方面,蘇聯也已經大大超出美國。
被激怒的年輕氣盛的美國總統肯尼迪咽不下這口氣,親自下令,拔巨款扶助本國“換頭術”科研,力爭在短時間內趕上“俄國人”。于是,美蘇正式開始了“換頭戰”。
兩年後,美國科學家果然不負眾望,將換頭技術推進了一大步:成功地進行了“動物異種換頭”,把一只小狗的腦袋“搬”到一只猴子脖子上。
可是,僅僅過了6個月,蘇聯科學院一位生物學教授進行了一次難度更大的異種移頭  將一只小白貓的頭“裝”到一只灰免身上。更重要的是,“裝配”成的新動物完全不像上述兩只“換頭動物”那樣呆頭呆腦,它不僅活潑好動,逗人喜愛,而且別有一番情趣。這只“兔貓”的貓頭不僅轉動自如,機敏靈活,而且能協調地指揮兔身,包括四肢的所有動作。它“一身二性”,具有貓和兔的兩重可愛。它不僅從早到晚眼珠的奇妙變化同貓一模一樣,周而復始地由棗核般細長,變成龍眼樣圓大,而且同它“父親”(姑且這樣稱呼)一樣,是一名“捕鼠高手”。它不僅能像兔子一樣跳躍前進,或前肢提舉,挺身蹲坐,而且像“母親”一樣,特別喜愛吃青萊和胡蘿卜。
“兔貓”的一組照片發表後,白宮確實被鎮住了。于是當時的總統約翰遜下令,調集全國的有關精英,成立“全美換頭技術中心”,意欲同莫斯科一比高下,再決雌雄。
然而,直到蘇聯解體,雖然美國的科學家和間諜竭盡全力,卻始終未能趕上克里姆林宮的“換頭大師”們的技術。
獨占鰲頭的蘇聯換頭科技人員,并沒有固步自封,停滯不前。
1985年基輔市的一家醫學研究所成功地將一名叫米克哈爾的晚期骨癌患者的頭腦移植到一個剛剛被處決的罪犯的身軀上。
手術果然大獲成功。
令人十分遺憾的是,手術前未能發現罪犯患有一種心髒病,移植後第二年,米氏便突發心髒病。最後,米克哈爾死于心血管系統的并發癥。
1996年春天一個夜晚,以“世界公園”著稱的美麗國度瑞士發生了一起嚴重車禍。突遭橫禍的一男一女被救到醫院後,醫生們發現,男的四腳和軀干血肉模糊,支離破碎,而腦袋卻完好無損;女的則正好相反:頭顱粉碎破裂,身軀則完整無缺。一名在場的醫生忽然開口:“兩人合在一起,正好重新拼成一個人,我們何不進行頭腦移植?”
醫院火速征得家屬的同意後,手術立即進行,果然相當成功。當“病人”漸漸蘇醒時,醫生們激動得滿含熱淚,緊緊擁抱,他們確信,這將在人類醫學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人們甚至為這名“新人”取了一個漂亮的名字“維希亞”。
然而,一系列意想不到、困惑難解的問題很快接踵而至。
首先維希亞的性別究竟該如何確定?按照:“性器官特征決定性別”的“生物學定理”,他毫無疑問當屬女性。然而,且不論維希亞本人接不接受“女身”,根據“性行為和性意識的支配和調節中心是大腦性中樞”這一不容置疑的現代“性醫學原理”,他當然應當是男人。那麼,他究竟是男性還是女性?于是,醫學家們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其次,維希亞應當屬于哪一家的小輩?雙方更是互不相讓。于是,雙方都找了各自的律師,準備打官司。兩家的律師都大感為難,因為這場“史無前例”的官司,完全無法可依,最後,他們都愛莫能助,只能拒絕受理。
更痛苦的還是維希亞本人。當他明白這一切,五內俱焚,痛不欲生,他越來越暴戾,經常罵髒話,拍桌子,摔東西。而“裝配”前男女脾氣非常好,這又是醫學家們沒有料到的。他們原先以為“新人”將會理所當然地繼承“前人”的個性,然而維希亞僅僅活了一個月就飲恨而死。醫學家們一致認為,主要的死因是他精神上的“自我折磨”。
(南萍摘自《家庭醫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