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版一版

       2001年1月1日


首页>>闽南日报>>B版一版
在华安仙都,有一个小山村却出了50多位学识渊博的骄子,请看———
百年“博士村”
   一方山水养育一方人。

  在闽南山区一个只有300多人的偏僻小村,却哺育出50多位旅居海外的博士,成为远近闻名的“博士村”,而“博士村”出“状元茶”更成为当地的美谈。这就是华安县仙都镇上苑村岭头自然村。

 

  蒋德旺一家在岭头最为光彩。他远在印尼的堂兄弟姐妹中有14位博士

 

  仙都是著名的侨乡。位于海拔600多米的岭头自然村,80%以上的家庭是侨属、侨眷。这里茂林修竹,翠绿连绵,与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二宜楼”居民蒋氏宗亲,同祖同宗,血脉相连。种水稻栽茶卖地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脸朝黄土背朝天,是这里祖祖辈辈的生活写照。

  70多岁的蒋世贵感慨地说,解放前,这个只有100多人的小村落,土匪经常出没,来这里烧杀掳掠。有一村民大白天去耕作,走到半路,耕牛就被土匪抢走,群众夜不能寐,食不果腹,颠沛流离,沉重的苛捐杂税更使村民直不起腰。为躲避抓壮丁,谋求新的生活,有的随着上一辈人漂洋过海,远离亲人,远离家园,到印度尼西亚寻找新的人生驿站,或经商,或办企业,创出自己的新天地。

  这些旅居海外的侨胞,在艰苦创业的历程中,饱受知识缺乏的艰辛与痛苦,他们把自己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全部用于培养下一代,教育他们认真求学,增长才干,依靠知识和智慧跻身于异国他乡的上层社会,长中华儿女志气,为炎黄子孙争光。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开了我国对外开放的大门。这些旅居海外的华侨陆续回来,看望养育过自己的家园和亲人。

  1976年,蒋承俭首次回到岭头。儿时走过的古道依然,车到上苑村,还要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达岭头。当时全村仅有两部自行车,家乡依旧笼罩着贫困的阴云。

  1998年,当他再次回到岭头省亲时,昔日的羊肠小道不见了,小车可以直接开到家门口,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村民装上了电话,摩托车来来往往……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令老人感慨不已。他说,最明显变化的是菜园,由过去单一种包菜、芥菜,到现在种大蒜、菠菜、香菜……品类丰富,可见乡亲们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耳闻目睹家乡的可喜变化,老人的脸上绽开了前所未有的笑容。他鼓励家乡人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借助党的富民政策东风,发展经济,教育好下一代,让他们多读书、长见识,真正达到一代胜过一代,长江后浪推前浪。

  这些定居异国他乡的侨胞回家,自豪地告诉亲人,自己培养出几个博士儿女。亲人们奔走相告。这些博士在电子、航空、医学、建筑等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

  在岭头50多个博士中,要数蒋德旺一家最为光彩,他自豪地说,远在印尼的堂兄弟姐妹有14个博士,其中六叔家的2个儿子和4个女儿全部获得博士学位。

  到印尼探过亲人的蒋德旺,谈到自己在印尼30天的感受时说,三叔、四叔……和所有定居异国他乡的侨胞,都愿把自己辛苦挣来的钱,用于智力投资,让下一代掌握更多的知识,这样就不用愁找工作了。

  他拿出一大叠从印尼带回来的照片,一张张介绍给笔者:这是六叔一家的全家照,他的6个儿女均戴上博士帽;这是姑姑一家的照片,他的4个女儿全是博士……

  印尼的亲人带他到首都雅加达,世界著名的岛屿巴厘岛———神仙岛旅游,一路所见所闻,留给他印象最深的是,拥有知识,就拥有一切。

  蒋德旺的爷爷蒋时钟,14岁就追随他人远涉重洋谋生,生有8个儿子、1个女儿,除大儿子和二儿子在岭头定居外,其余的儿女后来都逐渐追随他在印尼定居下来。他们有的经营椰子油,有的经营土特产批发,有的开设汽车修配公司等,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他们备尝没有学问的酸甜苦辣,倾其财力、精力去让子女接受教育,引导他们刻苦攻读,以获取更多的知识,为祖国、为人类作出更多的贡献。

  蒋德旺的六叔蒋承俭,常年经营椰油生意,倾注毕生的心血,把大半辈子所挣来的钱,用于培养子女成才。回到岭头,他骄傲地告诉家乡的亲人,自己一生最大的财富,就是拥有6个博士儿女。他说,教育好下一代至关重要,只要有知识,有人才,就拥有财富。

  蒋承俭的二儿子———留美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蒋世兴,与大学教授陈丽君结为伉俪,成为一对博士夫妻,担任一家日本驻印尼银行的副总经理。

  他的4个女儿更是巾帼不让须眉:蒋华敏攻下经济学博士学位、蒋华玲赴法国留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4个女儿勤学苦读,一一摘取博士学位。

  村支委蒋培成的三叔公蒋维潭,他的子女在印尼,或开书店,或办影院,或经营米行,各自的生意都做得很好,但他们始终没有忘记上辈人目不识丁、充当苦力的血泪经历,因而始终把教育子女,获取更多的知识为己任,一家有9个子孙获得博士学位。

  60多岁的蒋福语高兴地告诉笔者,他有4个侄子获得博士学位,有的开发房地产,有的在银行工作……

  岭头村人以拥有这么多的博士为荣,这些洋博士们亦常回家看看,看看家乡的变化,给家乡的发展送来科技的新风。蒋承俭的长子———获得工商、电脑计算机双博士学位的蒋世极,1998年回到家乡岭头村,踏着故乡的热土,喝着清甜的泉水,吃着家乡的米饭,亲人们围着他问这问那,到处是亲情、友情……家乡的青山绿水,优美的生态环境,令这位远涉重洋归来的博士发出由衷的赞叹。而亲人发展农业的原始耕作与效益低下引起他的深思。在与乡亲们的攀谈中,他既给乡亲们道出国外发展经济的先进经验,又向乡亲们讲述了科技、信息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他的话在村民中荡起科技兴茶的涟漪,给岭头村带来科技的春风,启发他们如何运用科技兴农。

 

  “状元茶”声誉鹊起,岭头人无不感到骄傲和自豪

 

  毛泽东同志说过:“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在岭头,“博士村”使这里的村民感到骄傲与自豪,而一谈起这里的茶,更让村民们津津乐道,种茶、制茶、品茶、赏茶、卖茶成了群众生产生活的热门话题,茶文化在群众中悄然兴起。

  山高水冷的岭头村,云雾缭绕,酸性土壤多,十分适宜发展茶叶生产。早在1957年,回家探亲的蒋时钟就拿出300元,给生产小队,鼓励村民们发展种茶,当年栽了10多亩的“梅占”茶。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种茶在该村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茶的品位一直处于低级的生产经营,茶园管理粗放,茶叶加工简单,生产出的地摊茶,1公斤才卖4—5元。低价贱卖,村民种茶积极性不高。

  茶产业,在徘徊中发展缓慢。

  村支委蒋培成道出岭头掀起种茶热潮的奥秘。他说,近年来村民之所以大力发展茶叶,一是县里茶王赛之后,村民尝到了优质茶的甜头;二是受到安溪县制茶技术的辐射。

  1998年,华安县举行首届乌龙茶茶王赛,仙都镇囊括了铁观音、黄旦、黄金桂三大“茶王”。第二年由岭头村加工选送的“芸外飘”铁观音茶,在浙江杭州举办的第三届中茶杯大赛中荣获一等奖;去年,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茶叶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检测,卫生指标合格,并在第二届国际名茶评比中,经中国、日本、韩国的专家评定,荣获金奖。“博士村”出“状元茶”成为当地百姓的骄傲。

  岭头村与安溪县龙涓乡后田村南旗自然村山水相连,亲情相连,气候条件与土质结构相近,都十分适宜发展茶叶生产。早些年,南旗村走出了一条以茶致富的路子,家家户户都建起了新房,有农户仅茶叶一项,收入就达20多万元。后田村以茶致富的路子影响着岭头村的群众,他们开始向安溪学习茶经。

  而今在岭头村流传着这样的民谣:“岭头到处是蒙雾,高高低低不成丘;大家勤劳来致富,家家户户种茶有;党的政策很英明,改革开放动人心;充分调动积极性,村中茗茶香远清。”

  村民们总结出制精品茶要过五关,即天时、地利、品种、采摘、工艺。他们从茶苗的选育到种植、采摘、制作等工艺都非常讲究,选择优质的铁观音枝条进行育苗、栽种,多施用有机肥,使用低毒高效的农药,一改过去只种轻管的现象。同时,还与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联合推广使用生态综合治虫方式,发展无公害生态茶。

  茶农蒋世福告诉笔者,过去村民一到采茶季节,不分晴天、雨天、阴天就把茶叶采摘回来,杀青、揉捻等制茶加工程序都是手工操作,再好的茶青做出的也是普通的“大路”茶。现在茶农对采茶的时间非常讲究,在大晴天中午1点至下午4点是采茶的最佳时间,这段时间采摘的茶叶制作后不但形美,而且色、香、味俱全。

  此外,他们还引进滚筒杀青机、平板揉捻机、速包机等先进设备,全部采用机械化。村民买了长虹、海尔60多部空调,均用于茶叶的加工保鲜。科技制出精品茶,在岭头1公斤茶卖几百元、几千元屡见不鲜。

  在“博士村”,随便走到哪户茶农家里,主人让坐之后,首先是在液化气炉上烧开水,然后是清洗茶壶、茶杯。细心的人会发现一个偌大的茶盘上至少有两个以上的茶壶,余下的是细小精致的茶杯。蒋培成告诉笔者,现在的岭头,家家户户都是喝功夫茶,平时村民聚在一起喝茶、品茶,常围绕茶的话题各抒己见。清冽的泉水泡出的“状元茶”,格外清香,呷上一口,沁人心脾。

  在岭头76户茶农中,每个家庭的茶叶收入都在2万元以上,最多的可达10万元以上,仅茶叶一项就人均增收4000多元。一到采茶高峰季节,一天就有100多个外地人到这里采茶,而且是钟点工,大多在下午1点至4点,3个小时就可获得18元钱。今年24岁的蒋文宾,是村里最年轻的一个种茶能手,除了与他人合伙承包村集体200多亩茶园之外,自己又开荒种了3亩多的铁观音优质茶。他加强茶园的管理与采摘,潜心研究制茶工艺,今年秋香这一季的茶叶,他1公斤就卖出了3000多元。在村里规划建新村时,他当即交了首期建设资金2.8万元,成为“博士村”里最年轻的“茶王”。

 

  30幢楼房构成的“博士新村”正拔地而起

 

  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岭头小学是“博士村”变迁的又一见证,已有100多年的历史。这所山区初小校,人才辈出,许多莘莘学子,从这里走出岭头,走向世界。老师以培养博士的目标教育学生,引导孩子从小树立远大的理想,为以后的成长打下坚实的基础。

  在这所学校任教30年的蒋承元校长告诉笔者,岭头小学的旧校址在蒋氏祖厝,侨胞蒋仙娘捐资两万多元,把原来就读过的母校修葺一新,成为村里老人活动中心。蒋仙娘曾经就读于岭头小学,她和丈夫创办的云都艾克公司,地处雅加达的金三角,是亚洲最现代化的纺制品工厂。该厂所生产的印染花布,领先欧洲、美洲、澳洲和亚洲的潮流,前印尼总统苏哈托曾给该公司颁发过出口增长奖杯。事业发展后,她想到家乡破旧落后的母校,决心帮助母校做点事,于是有了捐款的义举。

  1976年,全省自然村惟一办初中的就只有岭头。建国以来在这所小学读书考上的大中专学生有10多个,女子乒乓球儿童组在全县比赛中,连续30年夺冠。尊师重教在这里蔚然成风。今年,村里筹集近10万元,准备建设新的岭头小学。

  民风纯朴,是“博士村”的又一骄傲。建国以来,该村从未发生一起刑事案件,偷鸡摸狗的事更无从谈起。这里的人坦诚相处,互相帮助,敬老爱幼。今年10月的一个晚上,蒋培枝捡到了一包3公斤重、价值3000多元的铁观音茶,第二天得知是同村的蒋文彬在路上丢失的,当即还给他。蒋振发的女儿把3800元的存单当废纸扫掉,村里的老人蒋水土捡到时不知是何物。过了8天,蒋振发家存单丢失的事,在村民中传开。得到这一消息的蒋水土,主动把存单送上家门。振发拿出2000元酬谢,被他婉言谢绝。

  在改革开放之前,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宁当岭头牛,不当岭头的媳妇。”意思是说,当了岭头的牛,虽然干活重,但山上的草能填饱肚子;而当了岭头的媳妇,既干重活,因为缺粮,又要经常挨饿。当年贫困由此可见一斑。而今岭头村随着茶产业的发展,家家户户都装上了电话,买上了摩托车,用上了液化气,不用上山捡柴。群众出远门、到镇里赶集办事,都要骑上摩托车,上山干活也骑摩托车,年轻人娶媳妇难已成为过去的老话题。

  现在岭头成为全省第三批村镇建设省级试点小区。县镇按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高效能管理建设“博士新村”。“博士新村”规划用地4.9公顷,2个居住组,3个绿化用地,独立式住宅44幢,人均建筑面积达到60平方米;绿地面积7644平方米,人均达到22平方米;分4个绿化点和沿道路两侧的绿化线进行设计。首期30幢新村建设,预交2.8万元的建设款,村民踊跃报名,迅速交清,村民参与新村建设的热情高涨。

  曙光明媚,展望未来,“博士村”人以昂扬的姿态迈入新世纪。

 

 

相关文章

  主页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