湄洲日报
返回首页

 


求爱不成,竟欲“同归于尽”————一男子行凶后自杀未遂被擒记

  5月25日,涵江公安分局依法作出决定,对犯罪嫌疑人刘吉友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提请检察机关批捕。

  2005年5月6日晚23点,涵江公安分局值班室电话骤然响起,值班民警抓起话筒,电话里一个颤抖的声音说:“发生了杀人案,涵江建安小区有人浑身血污。”分局领导迅速组织带领刑警、巡警、派出所民警等赶赴现场。民警立即将受害人送往涵江医院抢救。由于抢救及时,伤者脱离了生命危险。伤者称:她叫郑某某,是仙游县人,当晚11点许,与男朋友刘吉友谈恋爱,因其提出断绝关系,男友突然持刀,向其头部及全身猛砍……

  据现场目击者反映:犯罪嫌疑人把郑某某砍了以后也往自己身上砍,现不知去向。

  民警们悄然撒下天网,几十名民警兵分二路,到犯罪嫌疑人可能落脚的地方进行调查。凌晨2点,在涵江医院急诊室找到了正在治疗的犯罪嫌疑人刘吉友。萌生爱意

  犯罪嫌疑人刘吉友,男,25岁,其貌不扬,身形瘦削,是湖北恩施市宣恩县人,初中文化。去年,刘吉友从湖北省来到荔城区西天尾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与在西天尾某工厂打工的少女郑某某相识。刘吉友有空就到郑某某租住处串门聊天,渐渐地,二个人从熟悉到好感,谈起了恋爱。

  刘吉友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郑某某的身上,天天盼望着和郑某某单独一起。

  相识十几天以后,郑某某嫌工厂工资太低了,想到涵江去当“坐台小姐”,刘吉友得知情况以后,觉得舞厅是个灯红酒绿的世界,到了那个地方以后,他担心郑某某的心会发生变化,便想方设法予以了阻拦,但未能见效。

  郑某某到涵江某舞厅上班以后,接触人多了,思想也发生了变化,觉得刘吉友是个外地人且是打工的,没有经济实力,平时酗酒如命,很难成为终身依靠,如果将来二个人真的结合了,也不会有幸福的,就想逐渐地疏远他,因此,当刘吉友三番五次约她出来时,她都借故推辞。

  几天过后,郑某某没有去理刘吉友,但刘吉友一直纠缠着郑某某不放,老是找郑某某。

  今年4月,郑某某搬到涵江建安小区租住,刘吉友四处打听方得知她的住处,找到她时,郑某某态度已发生了根本变化,叫他离开租住的地方。

  这无疑对刘吉友是当头一棒,一心想得到郑某某的刘吉友,无法接受郑某某的转变,他不断地去郑某某,软磨硬泡,想用自己的痴情打动她。因爱生恨

  相隔一天,刘吉友再次找到了郑某某,这一次,郑某某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他彻底分手。郑某某明确告诉他:断绝关系,今后别来再找她了。

  刘吉友从她的态度中看出自己的这段初恋已经走到了尽头了。痛苦之余,他内心充满一种仇恨。他深陷这种苦恼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想着想着,作出了一个可怕的决定:“与郑某某同归于尽,在阳间不能结为夫妇,死也要到阴间去做夫妻。”

  5月6日,刘吉友到了涵江江口郑某某的姐姐处去找郑某某,但没有找到郑某某。接着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带了两把菜刀藏在自己的裤袋里,想最后找郑某某谈一下,抱着一丝希望,看郑某某能否回心转意,如果再谈不成就先把郑某某砍死而后自刎,二人好一起到阴间去拜堂。

  下午5点,刘吉友在涵江建安小区找到了郑某某,刚好郑某某准备到舞厅去坐台。

  刘吉友对郑某某说:“郑某某,我很爱你,你就别到舞厅上班,别当什么小姐了,今天晚上咱们到旅社里去好好地谈一下,行吗?”郑某某说:“不行,今天晚上我还是要去上班,不上班哪来的钱花。”刘吉友无奈,只好说:“那好,你去舞厅上班,我在这里等”。挥刀行凶

  郑某某去舞厅上班后,刘吉友一个人在郑某某租住的房间内喝闷酒,酒越喝愁越多,心越闷。

  晚上10点许,郑某某回到房间,刘吉友说:“我实在太爱你了,咱们今天晚上到旅社去讲话,我求你了,最后一次,行不行。”郑某某说:“不行,我不想去。”刘吉友说:“你说,你到底爱不爱我!”郑某某说:“以前爱,现在不爱,别人有钱,你有吗?”郑某某说:“别说了,你走吧。”刘吉友说:“我一直爱着你!”郑某某说:“爱是二个人的事,你爱我,我不爱你,哪有什么用呢,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顿时,愤怒、羞恨多种情感在刘吉友心中油然而生,他犹如一头斗败的公牛,勃然大怒对郑某某说:“我最后问一下,你跟不跟我到旅社去?”郑某某没有觉察到刘吉友心里的变化和即将到来的危险,满不在乎地说:“不去就是不去,你要什么样?”刘吉友:“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你。”郑某某不理他,连看也不看一眼刘吉友,拉起被子就开始蒙头在床上睡觉。

  突然,刘吉友从裤袋子里抽出菜刀,上前掀开郑某某的被子,举起菜刀往郑某某头上猛砍,砍了几下,郑某某说:“哎呀,疼死我,别砍了,别砍了。”郑某某本能地用手去挡住菜刀,刘吉友说:“你会这么绝情,我先砍死你再砍我自己,要死就死在一起。”又发疯狂地往郑某某头、脸、身子等各部位乱砍一阵,并说:“叫你不爱我,叫你不爱我。”郑某某被砍巨痛难忍,便说:“我爱你,你就别砍了。”刘吉友还不解气,又往其头部猛砍了好几刀。

  倒在血泊中的郑某某此时浑身是血,挣扎着爬到了卫生间里并把门锁扣住,刘吉友砍不到郑某某,只好举起刀子往自己身上乱砍,砍了几下觉得很痛,一种求生的本能,在他自己的脑海里一闪,就不砍了。难逃法网

  在生与死的选择中,他选择了后者,接着便匆匆到了涵江医院进行包扎,他想在包扎后马上溜走,免得被抓,料不到,不到几分钟警察从天而降,面对他的是一副亮铮铮手铐。

  俗语说:“捆绑成不了夫妻。”爱情是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而不是单方面的施舍和强制,如果对方明确表示不爱,那就应该尊重对方的意愿,好自为之,这也是一个公民所应遵守起码的社会公德。本案中的刘吉友,法制观念淡薄,恋爱不成,竟丧失理智,刀砍女友。扭曲的爱,差点使16岁花季少女险送命;自私的爱,也把他自己送进了牢房。这一案例,也给一些人留下了警示,敲响了警钟。

  梁东红 文/图 被送往医院抢救的受伤少女。被民警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刘吉友。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