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日报


女大学生邹慧琴的暑假

  “慧琴,起床了,同学来找你了。”

  上午9:30,母亲卢水妹敲响了邹慧琴的房门。

  过了好一会儿,慧琴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大姨家二楼下来。

  “她没有睡够,忙到凌晨3时许才回家。”卢水妹轻轻地抚着女儿那稍乱的头发。

  邹慧琴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一年级学生,2005年的夏天是她大学时代的第一个暑假。

  白天帮助病弱的母亲做家务,辅导弟弟和表弟功课,晚上到将乐县城江滨夜市大排档打工,这就是这个女大学生暑假生活的全部。

  “这段时间天气太热,夜市生意也格外地好,经常都要忙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

  “我已经非常习惯了,从读高二开始,每年假期我都去餐馆打工。”

  打一个月的工可以赚350元钱,这在他们家是一笔重要的收入。慧琴在大排档的工作就是端菜、摆桌子、收拾碗筷。每天下午4:30到大排档,将桌子沿着江滨休闲路摆开,然后洗菜,收拾备用的碗筷,和她一起在这打工的还有其他四位30多岁的大姐。因着她丰富的工作经验,她的假期短工也非常好找。

  现在,邹慧琴和母亲、弟弟,借住在大姨家。

  “我们现在已经没有自己的家了。”邹慧琴低着头往大瓷碗里倒着开水。

  父亲和母亲已经分手了,慧琴判给母亲。邹慧琴清楚地记得,父母亲去办手续那天是今年2月17日,也就是她过完春节去北京上学的前两天。

  “我非常渴望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可现实是,这个家根本没办法维持下去。”

  春节回到家,在乡下做了半年多泥水工的父亲,没有带回年货,更没有带回慧琴新学年上学要用的有关费用,而是2000多元的债务,还有一个女人。整个春节期间,在慧琴家———水南镇二管区巷道夹缝的一隅,临时搭盖起的两间破败不堪的木板屋里,充斥着的是父母的争吵声和母亲的哭泣声。这间木板屋所占用的56平米地,也是村里照顾他们家,特意给腾出来的。

  母亲是个柔弱的女子。早年在与父亲的一次争吵冲突中,脑部受伤,如今已发展成了癫痫病,只要稍微一激动就会发作。她和弟弟见过太多这样的场景,母亲由于对父亲的愤怒而癫痫发作瘫倒在地,许多次她和弟弟都是哭着求爸爸妈妈不要吵了,他们太害怕母亲的病发作。

  “现在,父母亲分开了。对母亲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只是,苦了弟弟。”慧琴始终低着头,透过镜片,看到的是湿润的眼睛。协议离婚时,弟弟跟父亲,他们一家唯一赖以栖身的那所破房子也归父亲所有,母亲住进了大姨家,可父亲和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回家,弟弟无处可去,也只好跟了母亲。

  正月回校的那天,慧琴是从外婆家走的,一个人悄悄地背着行囊。她害怕看见母亲的眼泪。可在火车上,她还是哭了。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茫然和无助,家没了,生病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她能够撑起一个家吗?

  “尽管在这里我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但这毕竟是我的家啊。”暑假回到家的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带着弟弟,瞒着母亲和大姨跑回了原先他们一家居住的老屋。她想看看自己居住了10多年的小屋。

  远远地看着那座由于没人居住而显得更加破旧的小屋,慧琴紧紧拉着弟弟的手,那一刻眼泪就再也抑制不住,簌簌直流。

  7月16日,慧琴去了一趟福州。这是她第一次到福州,她去看望的是她素未谋过面的郑伯伯。因为家里穷上不起大学,去年《福建日报》群工部记者为她牵线搭桥。这位好心的老人,决定每年都资助她6000元钱,直至她圆满完成大学学业。

  “我非常清楚,只有上了大学,我才有能力去改变我的家庭,改变自己和一家人的命运。”

  “母亲说,不管我们家多穷,都要去看看这位老人,向他当面致谢。”

  带着大姨送的2斤红菇,以及身上仅有的80多元钱,慧琴开始了她平生的第一次省城行。她打算见过老人后就回来,可由于事先没有联系好,慧琴到福州的时候,老人恰巧到了外地,第二天才能回来。没钱住旅馆,两个晚上,她硬是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坐着度过。

  “现在‘坐功’很好,每次往返学校都要坐30多小时的火车,现在就是坐着也能睡着,习惯了。”这位困境中长大的女孩说起她的福州之行,依然是一脸的阳光,全然不觉得那是一种痛苦的历程。

  “我能够上大学,要感谢的人真的太多了。”去年,当慧琴由于凑不齐学费,面临着辍学的时候,将乐县的许多好心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

  “我永远心存感激,我一直对自己说,如果有机会,自己有能力,我一定要报答这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我帮助的好人。”

  说到自己家庭的贫困,慧琴显得非常坦然,全然没有任何的难为情。“贫困算不了什么,即使如此贫困我仍然还有自己的梦想,我也在努力改变自己的贫困。”

  在大学同专业的109名同学中,她是唯一到附近餐馆打工的,每个小时两元钱,尽管学业很忙,但她已经做了100多个小时,而且成绩每次都在前10名。

  暑假在大排档打工,她经常可以碰到自己的同学来吃饭,“见到了就打招呼啊,因为同学的原因,我还为老板招来了许多回头客,老板可高兴了。”说到这里,这个原本就很阳光的女孩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当时选择学医是由于母亲身体的原因,她希望母亲能够健健康康的,暑假回到家后,慧琴又有一个更大的愿望,她要买一座房子,让母亲和弟弟有一个自己的家。“我相信自己一定能的。”说这话时,慧琴一脸的自信,这份自信出自一位18岁的女孩,让我们感动。

  也许是因为家庭的缘故,慧琴比起同龄的女孩子来说,多了许多的坚强和成熟。

  “一边是久病的母亲,一边是年幼的弟弟,我能够不坚强吗,我如果不坚强,他们怎么办?”

  “明年暑假我计划留在北京打工,一方面可以多接触北京那个社会氛围,另一方面北京的工钱也更高。”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想把母亲接去北京看看病。”

  (本报将乐记者站余仁桂李宣华)


福建之窗网络信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