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日報


女大學生鄒慧琴的暑假

  “慧琴,起床了,同學來找你了。”

  上午9︰30,母親盧水妹敲響了鄒慧琴的房門。

  過了好一會兒,慧琴揉著惺忪的睡眼從大姨家二樓下來。

  “她沒有睡夠,忙到凌晨3時許才回家。”盧水妹輕輕地撫著女兒那稍亂的頭發。

  鄒慧琴是北京中醫藥大學中藥學一年級學生,2005年的夏天是她大學時代的第一個暑假。

  白天幫助病弱的母親做家務,輔導弟弟和表弟功課,晚上到將樂縣城江濱夜市大排檔打工,這就是這個女大學生暑假生活的全部。

  “這段時間天氣太熱,夜市生意也格外地好,經常都要忙到第二天凌晨三四點鐘。”

  “我已經非常習慣了,從讀高二開始,每年假期我都去餐館打工。”

  打一個月的工可以賺350元錢,這在他們家是一筆重要的收入。慧琴在大排檔的工作就是端菜、擺桌子、收拾碗筷。每天下午4︰30到大排檔,將桌子沿著江濱休閑路擺開,然後洗菜,收拾備用的碗筷,和她一起在這打工的還有其他四位30多歲的大姐。因著她豐富的工作經驗,她的假期短工也非常好找。

  現在,鄒慧琴和母親、弟弟,借住在大姨家。

  “我們現在已經沒有自己的家了。”鄒慧琴低著頭往大瓷碗里倒著開水。

  父親和母親已經分手了,慧琴判給母親。鄒慧琴清楚地記得,父母親去辦手續那天是今年2月17日,也就是她過完春節去北京上學的前兩天。

  “我非常渴望有一個完整幸福的家,可現實是,這個家根本沒辦法維持下去。”

  春節回到家,在鄉下做了半年多泥水工的父親,沒有帶回年貨,更沒有帶回慧琴新學年上學要用的有關費用,而是2000多元的債務,還有一個女人。整個春節期間,在慧琴家———水南鎮二管區巷道夾縫的一隅,臨時搭蓋起的兩間破敗不堪的木板屋里,充斥著的是父母的爭吵聲和母親的哭泣聲。這間木板屋所佔用的56平米地,也是村里照顧他們家,特意給騰出來的。

  母親是個柔弱的女子。早年在與父親的一次爭吵沖突中,腦部受傷,如今已發展成了癲癇病,只要稍微一激動就會發作。她和弟弟見過太多這樣的場景,母親由于對父親的憤怒而癲癇發作癱倒在地,許多次她和弟弟都是哭著求爸爸媽媽不要吵了,他們太害怕母親的病發作。

  “現在,父母親分開了。對母親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只是,苦了弟弟。”慧琴始終低著頭,透過鏡片,看到的是濕潤的眼楮。協議離婚時,弟弟跟父親,他們一家唯一賴以棲身的那所破房子也歸父親所有,母親住進了大姨家,可父親和那個女人根本就不回家,弟弟無處可去,也只好跟了母親。

  正月回校的那天,慧琴是從外婆家走的,一個人悄悄地背著行囊。她害怕看見母親的眼淚。可在火車上,她還是哭了。她感到從未有過的茫然和無助,家沒了,生病的母親和年幼的弟弟,她能夠撐起一個家嗎?

  “盡管在這里我沒有什麼美好的回憶,但這畢竟是我的家啊。”暑假回到家的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帶著弟弟,瞞著母親和大姨跑回了原先他們一家居住的老屋。她想看看自己居住了10多年的小屋。

  遠遠地看著那座由于沒人居住而顯得更加破舊的小屋,慧琴緊緊拉著弟弟的手,那一刻眼淚就再也抑制不住,簌簌直流。

  7月16日,慧琴去了一趟福州。這是她第一次到福州,她去看望的是她素未謀過面的鄭伯伯。因為家里窮上不起大學,去年《福建日報》群工部記者為她牽線搭橋。這位好心的老人,決定每年都資助她6000元錢,直至她圓滿完成大學學業。

  “我非常清楚,只有上了大學,我才有能力去改變我的家庭,改變自己和一家人的命運。”

  “母親說,不管我們家多窮,都要去看看這位老人,向他當面致謝。”

  帶著大姨送的2斤紅菇,以及身上僅有的80多元錢,慧琴開始了她平生的第一次省城行。她打算見過老人後就回來,可由于事先沒有聯系好,慧琴到福州的時候,老人恰巧到了外地,第二天才能回來。沒錢住旅館,兩個晚上,她硬是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坐著度過。

  “現在‘坐功’很好,每次往返學校都要坐30多小時的火車,現在就是坐著也能睡著,習慣了。”這位困境中長大的女孩說起她的福州之行,依然是一臉的陽光,全然不覺得那是一種痛苦的歷程。

  “我能夠上大學,要感謝的人真的太多了。”去年,當慧琴由于湊不齊學費,面臨著輟學的時候,將樂縣的許多好心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

  “我永遠心存感激,我一直對自己說,如果有機會,自己有能力,我一定要報答這些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予我幫助的好人。”

  說到自己家庭的貧困,慧琴顯得非常坦然,全然沒有任何的難為情。“貧困算不了什麼,即使如此貧困我仍然還有自己的夢想,我也在努力改變自己的貧困。”

  在大學同專業的109名同學中,她是唯一到附近餐館打工的,每個小時兩元錢,盡管學業很忙,但她已經做了100多個小時,而且成績每次都在前10名。

  暑假在大排檔打工,她經常可以踫到自己的同學來吃飯,“見到了就打招呼啊,因為同學的原因,我還為老板招來了許多回頭客,老板可高興了。”說到這里,這個原本就很陽光的女孩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當時選擇學醫是由于母親身體的原因,她希望母親能夠健健康康的,暑假回到家後,慧琴又有一個更大的願望,她要買一座房子,讓母親和弟弟有一個自己的家。“我相信自己一定能的。”說這話時,慧琴一臉的自信,這份自信出自一位18歲的女孩,讓我們感動。

  也許是因為家庭的緣故,慧琴比起同齡的女孩子來說,多了許多的堅強和成熟。

  “一邊是久病的母親,一邊是年幼的弟弟,我能夠不堅強嗎,我如果不堅強,他們怎麼辦?”

  “明年暑假我計劃留在北京打工,一方面可以多接觸北京那個社會氛圍,另一方面北京的工錢也更高。”

  “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還想把母親接去北京看看病。”

  (本報將樂記者站余仁桂李宣華)


福建之窗網絡信息有限公司